打開鐵環……

胡小蠻聽到他的命令,可是卻行動不了,這樣的姿勢讓她羞澀又不安。

「羽哥哥……」她轉頭看向蒼月傲羽,私密處這麼靠近他的臉龐,讓她覺得好羞,忍不住想改變姿勢。「不要這樣……」

「別動!」蒼月傲羽緊緊扣住她的腰,不讓她移動,熾熱雙眼直勾勾盯著眼前的粉穴。

嬌美的花肉因緊張而不停的收縮,晶瑩的花液順著大腿滴落,散發出芳美誘人的香味。

那滴滴花露,讓他看了口好渴,喉頭滾動了一下,他忍不住伸出舌頭輕舔花縫。

「啊!」一種酥麻的感覺瞬間竄過,胡小蠻不禁輕吟出聲。「別……羽哥哥……」他竟然舔她那裡!連她自己都沒仔細看著那羞人的地方,可他不只看,還用舌頭舔。

而且……他的舔吮居然讓她感到興奮。怎麼會這樣?

胡小蠻又羞又窘,忍不住又想掙扎擺脫這羞人的姿勢——尤其他的熱鐵就這樣抵著她的臉,堅硬又粗大,讓她想起將它含在嘴裡的情景。

只是一個想像的畫面,卻刺激了身體反應,更多的花露霎時流出。

「又流出來了,這麼濕,這麼甜……」蒼月傲羽讚歎著,長指撥開濕淋淋的花瓣,讓妖美的穴口呈現在眼前。

輕顫的貝肉勾引住他的視線,看著上頭透明晶瑩的花液,他再也按捺不住,嘴唇覆上穴口用力的吸吮起來。

「不……嗯……」稚嫩的花肉經不起他的吮弄,更多的花露洶湧而出,將他的唇齒弄得更濕。

蒼月傲羽輕佻舌尖,不停的吸取著愛液,舌尖更不時在穴口舔弄,將敏感稚嫩的她舔得欲仙欲死,發出貓咪似的嗚咽叫聲。

「嗚……羽哥哥……」胡小蠻忍不住低吟,粉舌伸出微張的小嘴,不經意舔到男性圓碩的小孔。

這一下輕舔,讓兩人都身軀發顫,他的舌頭更衝動的擠入緊窒甬道——

「啊!」從未被侵略的花穴,突然間有濕熱的異物進入,雖然僅僅一小截而已,卻仍舊讓她產生一種奇異感覺。

腿心間有點酸,有點疼,卻也有種說不出來的快感,而男人抵在她唇瓣上的熱鐵,更是讓她感到興奮。

她忍不住捧起火熱的男性,伸出粉舌輕慢的舔吮,手指也不停的愛撫兩邊的圓球。

「唔……」這個妖女!蒼月傲羽舒服的輕吟。

他不甘示弱的退出舌頭,手指先在穴口搔弄著,然後才緩緩擠進緊窒的甬道。他的動作極為緩慢,一寸一寸擠開稚嫩的花徑,那種突然被撐開的感覺令胡小蠻倒吸一口氣。

「啊!」含在她嘴裡的熱鐵,隨著她的動作被濕熱的口腔緊緊裹住。

「嗯……」舒暢的快感讓蒼月傲羽呻吟出聲,手指一個用力,整根沒入花穴中。

突如其來的進入令胡小蠻瞠大眼,但他完全不給她適應的時間,手指就開始來回抽插,同時又伸舌吸吮舔弄穴口的貝肉。

「嗯啊……」再也無力分神舔吮男根,胡小蠻張著嘴兒不停的呻吟,花穴淌滿熱情的愛液,將腿心弄得一片濕漉漉。

蒼月傲羽不輕易放過她,再伸入一根長指,兩指將穴口撐開,不停的來回攪弄,甚至尋到深處的一塊敏感嫩肉,兩指夾住它旋轉磨弄。

「唔啊……羽哥哥……」胡小蠻搖著螓首,最敏感的部位被他褻玩著,更多的愛液流洩出來,兩瓣貝肉也變得嫣紅腫脹。

稚嫩的肉壁不停的收縮,將他的兩根手指緊緊絞住,讓他明白她已快到達頂點。他深吸一口氣,唇舌更用力吸吮著貝肉,將花穴舔著更濕、更亮,手指也不停的來回抽送,攪出滋滋的水聲。

「不啊……」她覺得自己快不行了,身體隨著一波波快感而緊繃,傳到小腹的騷動匯聚成更多花液,汩汩流出。

深處的嫩壁開始快速的收縮,隨著他的手指抽送,翻攪出愈來愈酥麻的快感,就在她以為自己快要在駭人的情潮中滅頂時,不停抽送的兩指突然一個曲起,用力抵著稚嫩肉壁。

「啊——」她逸出高聲嬌吟,花液噴灑而出。

蒼月傲羽迅速的抽出手指,將她翻轉過來,跨坐在他的腰腹上,大手扣著纖腰,窄臀用力一頂——

在她達到高潮時,熱鐵擠入花穴,狠狠的貫穿了她!

「啊——」快感瞬間轉為疼痛,胡小蠻忍不住哭喊起來。「不要……好痛……」

她推抵著蒼月傲羽的胸膛,想要他退出刺痛的花穴。

可是,被她緊緊包裹的感覺太好了,下面那張小嘴比檀口更緊、更濕、更熱,將他絞得舒暢無比。

明知道她會疼,可是蒼月傲羽無法克制住自己,兩隻大手扣住纖腰,開始挺動窄臀用力的撞擊。

「嗚……不……」他的移動帶來更多痛楚,胡小蠻痛苦的搖頭,殷紅血絲混合著花液慢慢流出。

「乖,待會兒就不疼了……」他誘哄道,和她面對面坐著,原本扣住纖腰的手掌往上移,各攫住一隻飽乳。

手指不停的揉擠,讓滑膩乳肉擠出指縫,也讓嫣紅的乳蕾更堅挺,綻放出嬌艷,他隨即低下頭輪流含吮兩朵嬌蕊,讓它們沾上水光,變得濕亮。

他一邊褻玩著上方的雪乳,腰臀也不停的移動撞擊,享受被緊窒花徑包裹的快感。

隨著他的愛撫,胡小蠻感覺到腿間的疼痛逐漸降低,而他重重的撞擊也帶來一種陌生的快感。這種奇異的酥麻感讓她有些疑惑,可是卻本能的享受著,甚至開始搖擺身體,配合著他的撞擊。

「嗯啊……羽哥哥……」

「對,就是這樣。」沒想到不需他教導,她便已自然的享受,甚至搖擺腰臀,讓他能撞得更深。「啊……小乖,你把我夾得好緊……」

窄臀不停的上下頂弄,撞擊進花穴深處,她的扭動讓肉壁更緊縮,將他的陽剛絞得更緊,上下的抽插攪出許多花液,將兩人的交合處弄得濕漉漉,也讓他的進出更順利。

蒼月傲羽再也忍耐不住,大手移到她的臀部,一邊用力揉捏雪白臀肉,一邊將她抬高再用力放下。

「啊!羽哥哥……」隨著往下壓的動作,花穴將碩大吞得更深,肉壁也被撐得極開。

兩具赤裸的身體緊緊相貼,彼此的汗水混合在一起,偶爾兩人的乳尖還會相互擦過,帶來酥麻的歡愉。

「喜歡我這樣動嗎?」蒼月傲羽吮著她的唇,啞聲低問,上下的抽送攪出滋滋水聲。

「喜歡……啊……好深……」深沉的快樂讓她忍不住張開小嘴,無暇吞嚥唾液,誘人的銀絲流淌而出。

他伸舌舔去香唾,她則跟著採出嫩舌,兩人的舌尖在嘴唇外交纏,淌流出更多津液。

大手緊緊捏著雪白臀肉,他的力道讓她感到一絲疼痛,可是又伴隨著他的撞擊化為說不出來的舒服快感。

可是不夠,他要的更多。

熱鐵不停的擠開貝肉,讓兩瓣嫩肉隨著他的進出翻吐,也讓更多的蜜液流洩出來,他還不斷變換插入的角度,撞擊著花穴內的每一處。

「啊!」胡小蠻舔了舔唇,啞聲嬌吟,他的撞擊那麼深入,傳來陣陣銷魂快感,讓她快要承受不住。

「小乖,低頭看看你的小穴是怎麼吃我的。」薄唇貼近小巧耳垂,誘惑的低喃。

他的話讓胡小蠻一愣,下意識的低垂螓首。

「不……」那羞人的景象讓她呻吟,卻怎麼也移不開視線。

只見粉嫩的小穴不停吞吐著紫紅色粗長,隨著他的進入、退出,嫩肉也跟著翻進翻出,兩人私密處的毛髮早巳一片晶亮。

那淫靡的畫面讓她覺得好羞,卻也刺激了她的情慾,花穴猛然一個緊縮,將他絞得更緊。

那種銷魂的舒暢令兩人一同發出低吟。

「天!你好緊……」蒼月傲羽忘情的抽送著,享受花壁的收縮,知道她就快到達高潮。

「羽哥哥……啊……」胡小蠻嬌吟著,快感隨著他的撞擊持續累積,就在他一個深深的插入時,迅速爆炸!

她高喊出聲,花液噴灑而出,無力的倒在他身上……

胡小蠻嬌喘著,再也使不出一絲力氣,可是體內的熱鐵仍然堅硬無比,還沒激射出灼熱的白液。

在她嘴裡發洩過的蒼月傲羽,不急著再次噴灑而出,他還沒嘗夠她的甜美,不打算就這麼放過她。

撿起掉落在床上的鑰匙,蒼月傲羽迅速解開兩腳的鐵環,翻身將她壓在床上。

在這過程中,昂揚的熱鐵始終沒離開濕潤的花穴,隨著身軀的移動磨蹭著敏感至極的肉壁,惹來她動人的嬌吟。

「羽哥哥……」她咬著唇,嬌嗓因方纔的激狂呻吟而略顯沙啞,卻更加誘人。

「我在這裡。」蒼月傲羽吻住紅腫小嘴,火熱的舌尖糾纏著粉舌。「在你的身體裡。」說著,臀部後退,讓男性粗長撤出花穴。

隨著他的退出,花液更無阻礙的流洩而出,弄濕了床褥。

「唔……」不再被撐開的花穴,讓她微微鬆了一口氣,怎知他卻乘機用力搗入!

男性的粗長衝進花穴最深處,不留一絲餘力,狠狠撞擊濕嫩的肉壁。

「啊!」太深的撞擊,讓她承受不住的嬌啼。

她的呻吟更刺激著他,沒有了鐵環的箝制,他更能隨心所欲的衝刺,撞擊得更深、更用力。

「嗯啊……」明明身體早已又疼又累,她卻憑著本能搖動,讓他進入得更深。

「嗯……這麼緊,這麼濕……」蒼月傲羽舒服的呻吟,再次退出男性,然後以更狂野的力量,粗暴的搗入緊窄嫩穴。

他就這樣狂猛的來回數十次,不停的貫穿、撞擊、狎玩身下的嬌軀。

「不要……」太過激烈的快感,讓胡小蠻意亂情迷,狂亂的嬌吟。潮紅的嬌軀讓她像一朵盛開的玫瑰,嬌艷又迷人。

配合著他的抽送,姣美的胴體不停搖擺、蠕動,讓他抽插得更順暢,帶給他極大的快意。

隨著他的用力撞擊,飽滿的椒乳上下晃動,搖出美麗的乳波,勾引他的視線。

蒼月傲羽忍不住一手抓住一隻雪乳,用力揉弄滑嫩的乳肉,不時拉扯挺立如紅寶石的乳蕾,窄臀當然也沒停止抽送,頻頻翻攪出豐沛的花液,每次進入時都摩擦到最敏感的那一塊嫩肉,盡情享受小穴的緊實與甜美。

「唔啊……」洶湧而來的快意讓她承受不住,已經有過兩次高潮的花壁是那麼的敏感,才一下子歡愉又累積至頂點。

「不行了……羽哥哥……」胡小蠻搖著螓首,過多的快樂讓她害怕,花穴也不停的緊縮。

「不行,還不夠。」蒼月傲羽啞著聲音,著迷的看著身下人兒的媚態。

那茶色眸兒水潤,雪白的嬌軀染遍他留下的痕跡,最誘人的花穴更不停吞吐著他的男性,濕潤又緊實的肉壁收縮、壓擠著他,要他射出精華的白液。

但他不肯如她所願,反而在她快得到高潮時,倏地用力退出。

「啊!」得不到的空虛如此難耐,她忍不住嗚咽著,渴求他的進入。「羽哥哥……」

「就來了。」蒼月傲羽將她翻轉過身,背對著他趴在床上,雪白渾圓的臀部高高翹起。

大手扳開臀肉,看著妖美水穴,虎腰一挺,熱鐵擠開紅腫的貝肉,用力的深深搗入。

「啊——」過深的進入讓她迅速達到高潮,花壁痙攣收縮,壓擠著體內的男性。

「啊!小乖,你好棒……」被肉壁推擠的快感好不舒暢,他更加用力的來回抽送。

隨著他的抽插,兩人的身體撞擊出啪啪的肉體拍打聲,大量的花液隨著他的抽送溢出小穴,順著大腿滑下,將床褥染成一片濕。

如此他還不滿意,手指往前移到花穴前方,拈住腫大的花珠,隨著熱鐵抽插的動作拉扯玩弄。

「不……啊……」她搖著頭,身子瞬間發軟,再也無力支撐,只剩下臀部被他高高抬起。

「說,你喜不喜歡我這樣?」粗啞的聲音逼問著,長指不停的揉弄敏感花珠,熱鐵也不停的加大幅度撞擊。

「嗯啊……喜歡……」胡小蠻淫浪的放聲嬌啼,過於激烈的快感讓她整個人都暈眩了。

「舒服嗎?嗯?」他又問,粗大的男性退出之後再激狂的撞入,而且更加深撞擊的力道,放肆的在妖美嫩穴中搗入、搗出。

「舒、舒服啊……」太過舒服的感覺讓她快瘋了。「羽哥哥……停、停下來,嗯……」她受不了了。

「你可以的。」蒼月傲羽不顧她的求饒,拈住花珠的手指用力揉轉,熱鐵更狂野的進出。

兩人的交合處早已一片濕黏,隨著他的衝刺,潺潺淫液不斷被帶出,嬌嫩的花肉充血紅腫,因為他過於熱情的抽送,傳來一陣陣夾帶酥麻感的痛楚。

「不……」胡小蠻呻吟著,明明有點疼,可是又有種讓人快死掉的舒服感覺,從她體內深處傳來。

知道她已快到達極限,蒼月傲羽更加奮力衝刺,在痙攣收縮的花穴中大幅度的抽插著。

「啊!」再也受不住的尖喊一聲,過於震撼的高潮沖刷過四肢百骸,胡小蠻暈了過去。

蒼月傲羽繼續用力的抽插數十下,才甘心放鬆身子,跟著低吼出聲,將灼熱的白漿噴灑而出……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電視好好看~

RMli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